呜呼噫嘻_哉11

我们是星星,握手,即成星座

终于画了芥太官糖(我心中)(其实只是单箭头

《往事》(又译《回忆》悄悄说我觉得新雨社的回忆译得很烂,吉林啥啥出版社的奔跑吧!梅勒斯里的往事感觉比较好)台词记不清了所以没有拿黑笔写

p3是不良幼宰(还没染发的)。总觉得不良设定还会画很多(。

p4是这个

【 岛国一位迷妹的真实超甜经历:

初中时我就是WaT(小池彻平&Wentz瑛士)的粉丝,那时候每次我去握手会,我都会厚着脸皮对小池说:“请和我结婚吧!” 可到了高中以后,人也大了脸皮也薄了,我就不好意思这么说了。等到最后一次参加握手会时,我已经百感交集,什么都说不出来。这时小池竟突然问我:“你都不再对我求婚了...

经过手机像素与lof的双重模糊

超粉红(物理)的少女偶像宰  完全不像

【严肃讨论】我们为什么要拒绝恋童作品?

确实 恋/童癖很恶心 那不是爱情而不过是对小孩子发/情的癖好而已  把它渲染成美好的东西……不好

我很喜欢(安静的)小孩子,喜欢(自己脑补)给他们套可爱的衣服

所以经常画女装正太(。but!正太是用来欣赏滴!不是用来c滴!

Laceration:

#原文被LOF和谐,已自我规避,并以链接格式重新发布原文

在陈述我的观点之前,我要先讲一个故事。

我曾在某处读到一个关于自闭症儿童的帖子,今天凭借记忆翻译转述一下,这个故事涉及恋圌童和性圌侵,而我也不具备相应的心理学知识,如果冒犯到你,我很抱歉。

“我”和汤米,从小就在一起玩。汤米虽然...

【同人生态】谈谈这个“圈”

又有道理有可爱  恳请minna看一看

七月流火:

可以说是茅塞顿开了

云梦杜泽:

Laceration:

  
   

#大致是关于畅游同人圈的一些建议



#混迹各种同人圈已有十余年,最近突然想写这么一篇东西。起因是自己目睹了,也从朋友那里听说了很多让人惋惜的事件,并真切地感受到了自己在混圈时的烦恼和挫折。所以这个不...

看见居然有人看我受到了鼓励

这次是染发少女偶像宰~!还没上完色

然后是一个太中太 一个芥川老师(第一次画他妈妈他的头发好难画)和两个宰  的铅笔稿

两周的暑假  我的作业都不知道能不能写完啊……TT

非常雷的宰们

神秘挑染好看吗

每张画风都不一样哦

p4p5是それがあなたの幸せとしても歌词neta  大概是宰对自杀芥说“不要走啊”

一起画的  画风仍然不一样(。

我的勇气从何而来  天呐  

杂谈同人圈西皮拉踩现象

鄙人道歉……

花伶:

忍不住转一发

威风怯怯:

搞拉踩不如干脆搞抹布啦,放过被踩的小可怜吧X3

  
  

nichoLee:

  
   

※纯属个人观点,毋需对号入座,感谢甜甜的建议与润色 @Laceration 

   


拉踩现象并不仅仅只是下面即将提到的,它实在过于宽泛难以概括周全,不过选了...

论同人读者与同人作者

啦啦啦

ooc什么的 ……果然短时间内还是会普遍存在的吧

萧昱然🐓:

强调:以下内容仅为我个人从自身作为读者和作者两方面出发,长期以来,在阅读和写作中所得到的一些感想。并不针对任何CP和作者。

当然,如果你能对号入座,就更好了。因为我就会选择给自己对号入座。对我来说,写这篇文章也是自我的一种反省,希望未来我能有更大的进步,警钟长鸣,以免成为我不想成为的那种人。

但这篇文章始终仅是一种【个人观点】。所以,无论你如何自省都要清楚,该被严格对待的人是自己,而对待他人则还需宽容。


作为作者,对我来说,写同人最大的乐趣在于“我喜欢他们”,而不是“我喜欢同人里的他...

说一说为什么我们反对一键转载。

盐罐子:



2018年3月2日补充最新内容:

这个贴发这么久了,看到很多朋友还是搞不清转载的含义,甚至分不清【转载】和【分享】的区别,在评论区解释太多次了,最终还是决定增加一个比较直观的解释:


推荐(小蓝手):可以。

喜欢(小红心):可以。

转载(箭头)—— 转载到其他平台(微信、微博、QQ空间等):可以。

转载(箭头)—— 转载到我的LOFTER(我的主页):不可以。


电脑版(打钩是可以,打叉是不可以)


手机版(打钩是可以,打叉是不可以)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...

[好茶]绿茶玉像

· 其实是朝耀但是觉得好茶俩字比较好看(啥)老早以前的RPG游戏设脑洞()名字随便起的,557字以后为昨天晚上补完的,画风可能有差异

————


「你也爱喝红茶,东方人。这很难得。」端着绿茶的金发青年说。

「很久没见到黑发黑眼的孩子了。你是瓷国来的吗?」

「你知道王耀,他还活着吗?」


我第一次见到那家伙的情形已经不记得了。我只记得我们重逢。他坐在深宫里,在重重白骨之上,无数锁链之间,喝着一杯绿茶。我抱着一杆枪第一个冲进那间中殿,皮鞋在瓷地上撞击出清脆响声。他闻声,抬起头来,望了一眼笑道:“亚瑟,好久不见了。”

那双琉璃似的眼睛没有神采。我问...

1 / 9

© 呜呼噫嘻_哉11 | Powered by LOFTER